pc蛋蛋

您现在的位置:pc蛋蛋 >> 文化 >> 广药故事 >> 内容

永远的思念

 2016/11/25 14:25:42 江西赣州 罗路秀

2002年7月,姐姐于南昌的一所大学毕业,并特地将她的男友也就是我后来的姐夫带回家来见我的父母亲。姐夫身材中等,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镜片后的一双眼睛满是真诚,且说话斯斯文文,是一个书卷气极浓的湖南小伙子。他那一口即使生气也挺动听的湖南话很令我喜欢。于是我常常逗姐夫开口说笑,让他讲湖南的风土人情,也好活跃一下家里的气氛。但父母并不喜欢他,又碍于姐姐的面子,因而对他不冷不热。

父母的不悦有他们的道理:他们希望姐姐将来在南昌工作,找个南昌本地男子,将来结婚带孩子,婆家也好有个照应。另外小两口回家探亲也方便,长途汽车顶多五个小时就到了。其次,姐夫大老远地跑到我们家来,两手空空就来拜见未来的岳父母,不懂人情世故,按母亲的话说就是“读死书的书呆子”。

姐夫倒没有察觉出什么,每天除了看书,就是同我乐呵呵地扯湖南老家和大学里的奇闻逸事……

一天晚饭后,我们在家乡的滨河路散步,杨柳飘曳,清风拂面。姐夫兴致勃勃,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我觉得父母对他不满可能是因为两地风俗不一样,于是决定从侧面启发一下他。

我说:“姐夫,我姐是你的初恋吗?”

“是啊,你姐是我们的班花,追求她的男生好多。还好,笑到最后的是我,让我抱得美人归。”姐夫兴奋地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八字才写了一撇,你高兴什么?”

“怎么了?我和你姐心心相印,有什么问题吗?”姐夫疑惑地望着我。

看来姐夫还是不懂,我就明白地告诉他:按照我们赣南客家人的风俗,新女婿初次上门,都要给未来的岳父母买礼物,比如猪肉、蛋糕、烟酒什么的,这是对老人的尊重。

“哎呀,我一点都没有想到,真是失礼了!”姐夫连连自责。

接着,我们就讨论买什么礼物。我父亲有轻度糖尿病,烟酒不沾,蛋糕、烟酒就免了吧,除了猪肉什么都别买了。

一听我说父亲患有轻度的糖尿病,姐夫就窃笑起来,仿佛有了什么灵丹妙药似的。只见他走进一家大型医药超市,买了八盒广州白云山中一药业生产的消渴丸。

当姐夫手忙脚乱地将那八盒消渴丸递到父亲手上,并一再嘱咐“消渴丸是医治糖尿病的神奇中药”时,母亲站在一边又好气又好笑。可是我却看见父亲的眼角微微湿润了,多少年了,从来都是自己去看病买药,从来就没有人给自己买过药。一股暖流刹时传遍父亲全身。

可给父亲买最对路的药这一细节,姐夫却考虑到了,谁又能说他是一个书呆子呢,他分明是一个心细体贴、知冷知热的好小伙子啊,看来姐姐的选择还是正确的。虽然这是一份迟到的见面礼,父亲还是郑重地把它放在了床头柜上,津津有味地服了起来。

后来,姐夫考取了中国科大的工科硕士,接着又出国留学,学成归国后在科研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那一盒盒消渴丸则成了大家经常谈论的话题。每当父母给人讲姐夫经常送消渴丸时,大家总是会开心地大笑。

然而,令人悲伤的是,2010年9月由于一次飞机失事,姐姐、姐夫双双罹难,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在葬礼上,年迈的父亲用颤抖着的双手拆开了一盒消渴丸洒在他们的灵前。在袅袅的哀乐中,我仿佛又看到了姐夫和姐姐并肩含笑的身影……

哦,凝结着爱情、亲情的消渴丸,你是我们永远的思念!

作者:罗路秀 来源:江西赣州
  • 爱上广药网(i.zhsm81.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登录
  • 电话:020-66281063 邮箱:gybys@zhsm8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