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

您现在的位置:pc蛋蛋 >> 文化 >> 广药故事 >> 内容

王老吉香飘俄罗斯

 2016/11/25 15:10:12 江西于都 柳枝冰

2010年9月,我应邀参加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组织的中学语文新课程标准教学研讨会,会后有赴俄罗斯边境城市三日游活动。临行前,接到佳木斯市教育局朋友的电话,他故弄玄虚地吓唬我:要来,别忘带三样东西。记住,俄罗斯的男人爱酒,女人爱烟和饮料。于是,我半信半疑地带上一条从家里带来交友和宴客的“软中华”烟、一瓶中档茅台酒和一箱王老吉。谁知,这王老吉却带来了麻烦。在火车上,有上火的同行,听说我带了广东百年正宗凉茶——王老吉,就起哄要分享;而且还非要我陪着品享不可!就这样,火车轮子响个不停,我们连说带闹地品个不停。临近到站,就品光了八罐王老吉。

旅游期间,这些同行不抽东道主提供的烟酒,大呼小叫地非要品我带的“软中华”和“茅台”,闹得佳木斯的朋友们也跟着起哄,几个陪伴的“老毛子”也嘻嘻哈哈地向我索要。于是,一不小心,又让他们抽光了五包“软中华”,喝光了那瓶“茅台”。“老毛子”一番吞云吐雾和豪饮后,感到很过瘾,无意中他们看到了我提的王老吉,于是有点醉的他们又要品尝这“稀奇古怪”的饮料,说中国的中华烟和茅台酒非常不错,中国的王老吉怎么样呢?他们要品尝品尝。不喝不知道,一喝吓一跳,“老毛子”们顿时感觉精神清爽多了,不再头晕目眩、昏昏欲睡、说醉话了,说这王老吉是解烟醒酒的灵丹妙药,以后要从中国大量进口!这一喝,剩下的那大半箱王老吉就基本报销了,真喝得我心中隐隐作痛,因为这毕竟是我带往俄罗斯准备与同行六个最好的朋友预防上火、咳嗽和咽喉肿痛的啊,可是现在却喝得只剩下八罐了!  

后来,这剩下的王老吉在边检站又惹来了麻烦。俄罗斯边检站的女军官虽然长得非常苗条美丽,但却特别严厉,她不仅封存了我们的手机,而且还打开旅行包逐件检查,仿佛对待偷渡客似的。突然,她发现了中华烟和王老吉,分别提起来严厉地质问。我听不懂她叽里咕噜说了什么,只好比划抽烟喝饮料的动作:“烟,抽烟,抽中华烟,懂吗?茶,凉茶,喝中国凉茶,懂吗?”我打开一包罐王老吉,要她分享,没想到她下意识地缩手,往后躲。忽然一位老毛子无意中碰我一下,哗啦啦,王老吉洒了一地,散发出一股醉人的天然本草香。我急了,冲他怒吼起来:“你——你——你要干什么!你——你——你什么意思!”这时,一位俄罗斯小伙子挤过来大声说:“大哥,大哥,对不奇,不要急,号嘛,很号,很号!”小伙子是个标准的俄罗斯帅哥,而且能说不太标准的汉语。他又对女军官叽里咕噜地解释,然后帮我捡起地上的王老吉罐,并随手塞给女军官,里面还剩约三分之一,女军官的脸红了,“啪”地向我敬了个军礼,又大方地向我伸出右手。这是我第一次握俄罗斯女人的手,而且还是猝不及防,不禁有点紧张和害羞。她连说“西巴西巴”。俄罗斯小伙子忙翻译道:“她说谢谢、谢谢,中国的王老吉,号!号!很号”后来,我才知道,小伙子名叫伊万列夫,是我们的俄罗斯导游兼翻译。

旅游大巴行驶在广袤的俄罗斯大地,天气晴朗、草木旺盛、空气清新。很快我们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即我们以前的海参崴,这是一个典型的海滨城市,风光旖旎,美不胜收。俄罗斯的姑娘大多高挑漂亮,迎面笑盈盈地向我们走来,冲我们很有礼貌地嘟噜起来。我们谁也听不懂,只管点头微笑。一次,三个俄罗斯姑娘微笑着指指我的上衣口袋说:“西巴西巴,香烟,香烟,中国香烟。”于是,我急忙掏出“软中华”;这时她们又看见了我手提袋里的红罐凉茶,又惊叫道:“西巴西巴,饮料,饮料,中国饮料。”我急忙打开一罐王老吉,一一让她们分享一点。姑娘们每人抽了一支烟,喝了一口王老吉,连说“号,号,很号,很号”便笑盈盈地转身走了。果然,俄罗斯女人喜爱香烟和饮料!据伊万列夫说,现在来俄罗斯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走在大街上,姑娘们遇到中国游客就“西巴西巴,烟,中国香烟” 、“西巴西巴,饮料,中国饮料”地叫喊,而且发音很纯正地道,声音爽朗悦耳,看来平日里她们从中国游客那里分享了不少中国的香烟和饮料!

由于边检站的风波,我和伊万列夫十分亲近。傍晚,我和六个最要好的朋友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区一家中餐馆请他吃晚饭,他居然带来他父母一起参加。他父亲是造船厂的工程师,不仅爱喝酒,而且爱抽烟,也爱喝中国凉茶,还能歌善舞;他母亲是一位小学舞蹈老师,同样是能抽能喝,能唱能跳,而且特别爱中国特产。晚饭是在餐馆外面的空地上吃的,由于彼此都较熟悉了,加上空间大,我们十个人一点都不拘束。那天晚上,我们喝光了一瓶当地买的茅台酒和十瓶俄罗斯啤酒,抽光了一包仅存的“软中华”,品完了剩余的那六罐王老吉,唱了一首又一首俄罗斯民歌,跳了一支又一支的俄罗斯风情舞,也唱了几首中国民歌,跳了几曲中国舞。整个晚上,酒香四溢,烟香缭绕,王老吉润心润肺,歌声飞扬,舞袖翩跹,引来不少人围观,大家都似乎沉浸在中俄文化交相辉映里,沉浸在中国特产独有的神韵里,沉浸在俄罗斯人特有的狂热里,沉浸在中俄友好的醉人氛围里。分手时,伊万列夫舌头打卷儿,不停地说:“中国茅台酒,号!号!很好!“中国‘软中华’,号!号!很好!”“中国王老吉,号!号!很好!再见,再见,中国好朋友,欢迎你们再来,后会有期!”

作者:柳枝冰 来源:江西于都
  • 爱上广药网(i.zhsm81.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登录
  • 电话:020-66281063 邮箱:gybys@zhsm8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