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

您现在的位置:pc蛋蛋 >> 文化 >> 广药故事 >> 内容

大医风度——悼念恩师岑鹤龄教授

 2016/11/25 15:46:31 广州武警 王积德

我师岑鹤龄教授,系广东省府于1978年第一批命名的名老中医之一。不幸于1995年11月15日在香港病逝,享年75岁。当我听到这噩耗,无限悲痛,特撰此文,悼念我对导师的哀思。

1985年初,广州武警部队同意我到广州中医学院附广东省中医院进修,拜梁乃津、岑鹤龄和庄国德三位大师为师。日夜跟师临证,与岑师接触最多,获益匪浅。

岑师,您还记得吗?1986年8月25日,我陪您到长堤岸边晨运,当您听到海南专区澄迈县长安供销社林鸿娟女仕,患全身性水肿,行经时加重,经海口市人民医院检心肝肾,无发现异常。经当地中、西医治疗半年无效,而于1985年5月前来广州,经部队和地方的附属西医院专家诊治,同样无效而慕名求您诊治。您认为是肝失疏泄,脾肾阳虚,冲任失调。兹用四逆散加当归、附子、益母草、白术、茯苓诸药疏肝健脾、和血温阳,仅三剂,病去了大半。第二诊,其遇不到您,只好找另一位专家诊治。也许其诊务忙吧,没有看您方药,开毛冬青、大青叶之辈,水肿又复原。为此她通过我,第三诊才挂到您的号。您为她开了七剂药,她就返家了。随后我去信询问,她先生为我复信,说连服您13剂告愈,并请我转达她全家对您无限感激之情!您当时无比高兴,嘱我把此例医案写出来。您还说,到目前止,我国中医院校的教科书,医治水肿,往往只注视肺、脾、肾,忽视了肝。其实张仲景医圣医治水肿,时有重视肝脏。如四逆散方,此方主要功能疏肝调脾。气血通顺、水谷代谢,皆赖于肝气疏泄、涤达。肝气得舒,脾就得转输,肾就得气化,水道就得通。现代医药,尚未能弄清其病因,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其特效药是速尿,也只能医其标,如果反复用,反伐其本!

岑师于解放前毕业于广东省中医药专科(高级)学校,就职于广东省中医院。1952年被其单位选送到北京医学院系统学习西医五年,与唐由之、方药中、徐景藩诸大医是同学,是我国为数不多新型高级中医师。他身材高高,腰板笔直,头发往后梳得很整齐,带一副金丝眼镜,为人和蔼、诚恳、一派古风。他诊病时,不管贫富、地位高低、老少、亲疏,都一视同仁,认真诊治。同我一起进修的同学,来自省内外,他们同我一样感受,岑师具有大医风度!尽管当时上午7时前,挂他的号已满,医院已实行按看病多少发奖金,但他仍然象以往那样,上午限接诊18个病人,所以其的诊断率、治愈率是国内最高的。当病人进入其诊室,如象见到救星那样,对他肃然起敬,没有一个病人敢向他要求开附带药品,如煲汤料、补品。

pc蛋蛋 有人说,岑师擅长医治喘咳、泌尿系统疾病。确是而此,求其诊治此类病人,绝大部分是经西、中医诊治加重者,在他手中往往能治愈,或症状缓解,或带病延年。笔者得岑师口传身教,至今念念不忘。如广州市农药厂监质部负责人刘某,于1986年1月初患肺炎,经广州某人民医院医治一个月,不但肺炎无吸收,还出现胃气欲绝,步履不稳,白细胞由高降到3千。患者夫人要求经治大夫改用中药。大夫说:“你丈夫患右中叶肺炎上不上,下不下,针剂都难渗进,中药哪能渗进!”在此情况下,患家毅然接其到广东省中医院(我在此院进修),求我诊治。我把这些情况向岑师汇报,他愤愤地说:“经治西医太看不起祖国医药了!目前西医救治大叶性肺炎,首选药物是抗生素、激素。如果此素无效,就更用那素,甚至两三种抗生素同时用。当病情恶化时,就发病危通知。在此情况下,往往不允许其出院、转院!你看,我接诊此类病人不少,如果不停掉抗生素,必加速胃气绝。请你记住,经抗生素治疗的肺炎,久治不愈,要以扶正为主,祛邪为辅。胃气得苏,诸症就迎刃而解。得到恩师的指点,我大胆停掉西药,认真辩证,、仅数剂中药,胃纳就一天天好转。患者单位一位医生对我说,单位领导看到其病进行性加重,满以为其无法再工作了,故免去他的职。当全厂千名职工、干部见到他面色红润,如若两人,重返单位上班时,都感到愕然、惊喜!即宣告,官复原职。岑师看到此患者写给其院的表扬信,无比高兴。这位患者康复,与恩师热情真心指导分不开的!

又有人说,岑师擅长医治奇难杂病。我完全赞同这看法。有一次,该院住院部内科总主任余绍源老师主持岑师的学术报告,说岑师探索瘀致病的深度和广度已超过清代王清任大师!我认为余师说的话毫无夸张之意。清任年代,西医药在我国处于萌芽时期,不能与祖国医药同日而语。只有在西医药学日新月异发展今天,方显得岑师探索瘀致病造诣是何等之深、何等广而精!让我列举两例,可见一斑。

广州某高等学府教工的女儿周某,10岁,有脑震荡史,经中山医附一院医治半年,头部疼痛基本消失 。一年后头部再受伤,随后每天出现一两次惊叫、跌倒,口吐白沫,抽搐,再到原医院诊治。接诊大夫高玉△,系广州空军医院到此院进修的大夫。经脑电图检查异常,初诊继发性癫痫。给予大仑丁治疗,初服有小效,随后出现发作频泛,发作时腹大如釜,发作后出现全身瘫痪数个小时,因而上不了学。经治医师请其导师会诊。经CT头部扫描示:疑脑脱髓鞘疾患。会诊的专家刘主任、伍教授对家长说,此病病因至今不明,数年后有可能出现失语、瘫痪。患家为此惊恐万状于1995年11月29日到广东省中医院求医。这天恰遇是周未下午,专家和进修生都不上班,因我病人多脱不了身。患儿母亲不认识我,看到我病人多,“还带徒”(同我一起进修的同学梁某,帮我抄复诊病人的处方),想求我诊治。坐在我诊室门口,专为我维持秩序的护士对她说,我们王大夫开诊不到半小时,已挂满其的号,您看,门口有不少复诊的病人,都无法挂到他的号。患家说,我女儿经中山医三个专家会诊,疑脑脱髓鞘疾病,越医越重。当我听到此病名,上海《实用内科学》尚未收入这新病名,感到奇,立即向护士求情说,请给患儿加个号,保证按时下班。当我优先为患儿诊病时,限制家长在10分内说完病史。我诊断脑外伤性腹型癫痫。将拿手岑师方药化裁交给她。当她将离开诊室,发现患家不满,我立即站起来向她解释,您看,我病人这么多,不可能花很多精力为您女儿诊治。若您相信我,请您明天上午10时到沿江路省总工会花园复诊。当其把处方交给药师,他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医生这么怪,一剂药将达20味!为什么药师不满呢?因当时该院按检药剂数领奖金,药味越少,检得就越快。当她把药拿回家,不敢用,疑我是徒有虚名的医生。恰巧这天晚上空军医院一位女军医到其家,看了我的方药后说,一般医生开不出如此有条理高水平的方药,请大胆用。结果当晚服用,诸症缓解。为此翌日全家高高兴兴应时而到。我对其说,岑师擅长医治外伤性癫病,下周三上午我可请他为您们女儿会诊。岑师当着家长面说,王军医诊断正确,方药也用得妙,请您放心让他诊治。连服25剂中药,诸症消失。1985年12月25日返原医院,专家们看到患儿面色红润,如若两人,立即拍板,免费为患儿作CT复查。当专家看到报告,脑扫描已无异常,85年11月18日左额低密度区已不存在。高兴地对家长说,看来那位军医及其导师诊断正确,祖国医药确有独到之处!我建议您继续求那位军医作巩固治疗。为此高某想向家长索取我方药。岑师,患儿停药二十余年,至今无复发!她父母目睹祖国医药学的魅力,让女儿到广州中医学院读书。患儿的父母至今仍未忘记您无私传我这绝技。岑师教我医治癫痫病,早已传到省内外。如长沙市铁路局周某的儿子在1岁时,因头部受伤并发癫痫。患儿外祖父在长沙市医疗部门工作,请中、西医诊治10年罔效。患儿母亲是中学教师,于1987年初到广州某高等学府进修,其把儿子的不幸向老师诉说,那位老师就荐我诊治。她与其先生带儿子前来广州,先后诊治二次,当时我手中无熊胆,开方让家长制药。纯服岑师和其他大师的方药化裁半年告愈。翌年仲夏,他首次获得少先队员优秀奖,穿上漂亮的童装,胸前带着红领巾,手捧着鲜花,脸色红润,笑得如山花争艳,如旭日东升那样朝气蓬勃。家长不远千里登门致谢。并将患儿的彩色照片赠给我,在照片后面写上使我终身难忘的话——鲜花献给敬爱的王医师!永远感激您的小周密。岑师,您知道吗?广州某脑科医院院长徐某,一就职就于1996年在羊城晚报、广州卫生报撰文,打着揭露假医疗广告幌子,不知天高地厚说:“不否认某些中药对减少癫痫发作有一定疗效,但要说保证治愈未免过于离谱……癫痫诊断一经成立,应立即到脑专科医院或综合医院的神经科进行正规治疗,疗效不好的则应尽快到神经外科进行手术。”还有2011年6月28日,羊城晚报记者张华采访神经科专家瞿某,同徐某一样,他揭露那些中医,完全是有关媒体腐败,方允许尚未入门的中医界败类行骗。笔者认为岑师医治外伤性癫痫,居于世界领先水平,但可惜遗憾,中医长期在台下,我师的绝技不但得不到有关部门承认,还被站在台上的西医通过权威媒体反复进行攻击、诋毁!幸得国外发达国家最早发现抗生素和化学药品的毒副作用越来越大,并难找到克服的办法而掀起中医热。看来徐瞿二氏尚未知道擅长医治癫痫的黑龙江省中医学院王富龙教授的大名。他于1996年4月获得国际《中药定痫冲剂治疗癫痫的临床及试验研究》最高奖——金杯一等奖。“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教育顾问祖炳民博士握着王教授的手……”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泌尿系西医专家吴阶平为王氏题辞:“献身中医,精益求精。”又一些西医愤愤地谴责中医停掉抗癫痫西药。说长期服其药可控制发作。十分遗憾,若中山医那三位专家和广州空军医院高某在那机关报当编辑,看来是不允许这类文章出笼的。众所周知,手术医治癫痫,是新开展的项目,其尚未得到吴阶平先生认可。再有我国目前是第三世界,有多少个家长能筹到那天文数字的钱作手术、碰运气!再说,手术前要患者患家签名,也许有些人不大放心而求真中医诊治。再说我国家规定患癫痫的人,不准就读大学、参军。长期服抗癫痫西药,会伤肝肾的,面色呆板,也许无精力读大学了,因而求中医根治。笔者用纯中医药医治此类病,大约服药半年,就可停药,且复发十分罕见,有些患童经治愈后考上大学,参军体检合格,看来要中医退出医治癫痫这块宝地,患家是不同意的!当然你揭露黄绿医生,无可厚非,但不应该将所有中医一棍子打死,难道中医不气愤吗?!看来战斗英雄麦贤得(周总理指示,动员军内外专家抢救麦,据说术后并发癫痫,至今未愈。)至今仍然不知我师擅长医治外伤性癫痫!笔者在梁、岑二师悉心指导下,医治外伤性癫痫和中风病,疗效明显优于西医。如广州市沙河经济发展公司退休工吕兆祺,患脑出血性中风并肺感染,广州中山某附院救治一个月,仍昏迷不醒,于94年11月2日下午慕名转入我院。仅一剂破血、益气、化痰、开窍之剂,翌日晨竟然清醒过来,并配合女儿咽下少量蛋糕。2001年10月26日,大公报报道这病例。我敢说,香港电视节目主持人刘海若在英国车祸昏迷,若由我代表先师赴英救治,不外三五剂中药就可清醒过来,不用雇世卫专机,躺在头等舱,回广州治疗,不外两三个月就可康复工作。岑师,我一直敢怒不敢言,没有向您汇报。直到06年4月18日,广州日报报道《开颅戒毒院长徐某被控贪污宣判》,我才敢向您诉说。这也说明了凡带着私利,挖亚爷墙脚和刻意打低别人、亢害病人谋私利的人,总有一天会摔得头破血流!言归正传,岑师,您离开我多年了,我当时无机会到港为您送行,终身内疚!我只有将这位少年的鲜花,理所当然让我敬呈给您,让它陪着您流芳百世!安息吧,我的恩师!

笔者拙作《大医风度》,谈到祖国医药学术受到一些西医通过权威媒体诋毁,连中医界宗师邓铁涛铁的论证,时有得不到重视。今日我确无可奈何,将长沙市少年周小密的照片(蒙双眼)上网,因其宅址、电话更变。在此我请关心祖国医学命运的友人,若知道周小密的情况,恳求你们通知他,因我要统计经治愈后的儿童,是否读上大学或参军。还有,这篇拙作,报道广州农药厂科技干部刘立△。刘先生,若当时你继续用抗生素救治,必死无疑!北京中医药大学主任中医师烟建华笔下的调查报告和广东某西医师一致说,治急性病、重病是西医的特长。慢病可找中医。我导师及邓铁涛公都面对我说,救治急烈性传染病和大部分急危病,在今天仍然要靠中医,请刘先生评说。你与你家人都知道,当时我下班冒着雨,自掏钱买药送到你家中。我先师岑鹤龄得意对我说,你用中医药救了他一命。为此,我请刘先生或其亲人,能否站出来挺中医,让我师在九泉之下得到安慰。还有12年9月27日广州日报报道,上海市一位25岁女白领,因患感冒并发脑炎而死亡。我认为上海是名中医云集之地,如果患家将她转到上海中医药大学,我看不会发生这悲剧!请看我拙作《“中医药学偏偏太超前反被认为不科学”》,报道患者陈启平先生,患化脓性脑炎并糖尿病,病情是不是比那位女白领重?!还有05年暨南大学附华侨医院收治一例患肺炎小儿,入院时尚会玩耍,可过几天就死去,患家将调解的女院长关起来。我认为若由邓铁涛派弟子前往救治,完全可避免这悲剧!

弟子:王积德

大医风度——悼念恩师岑鹤龄教授

大医风度——悼念恩师岑鹤龄教授

 

(2006年7月13日初稿,2011年7月重改)

作者:王积德 来源:广州武警
  • 爱上广药网(i.zhsm81.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登录
  • 电话:020-66281063 邮箱:gybys@zhsm81.com